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

首页 > 系统动态
我国能源领域对外开放不断扩大

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放在首位的是。从烧柴到烧煤,再到烧油烧气,老百姓的能源也在不断升级。打开阀门就能生火,干净方便还安全,谁还愿意重新支起煤炉。北京市顺义区居民张南说。能源升级的背后,除了我国能源企业立足自身加快发展外,也离不开能源国际合作和对外开放。

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,我国能源领域对外开放不断扩大:

——能源领域政策沟通深化。5年来,我国已与有关国家建立56个双边能源合作机制,参与29个多边能源合作机制,签署了100多份合作协议。

——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强。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A/B/C线、中哈原油管道、中俄原油管道和复线等一批有影响力的项目顺利落地。

——能源贸易畅通水平提升。2017年,我国从俄罗斯、沙特、安哥拉、伊拉克、伊朗等国进口原油4.2亿吨,同比增长10.1%;从土库曼斯坦、澳大利亚、卡塔尔、马来西亚、印尼等国进口天然气940亿立方米,同比增长26.1%;从印尼、澳大利亚、蒙古国、俄罗斯等国净进口煤炭2.5亿吨,同比增长3.2%

即便有如此大体量的能源国际合作,我国的油气供应依然较为紧张。比如去年底的气荒,一些地区的百姓起居受到影响。受气荒影响的还有企业。煤改气后,同样的产能,2017年比2014年成本降了600余万元。但用气波动、季节性紧张问题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生产稳定性。浙江一家豆制品企业生产负责人说。

改革开放40年来,虽然能源产量大幅提升,但由于经济总量的飞速跃升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,我国对能源需求的增长远远超过了能源生产的增长,已经很难完全靠自身解决能源供给。而且在今天,开放合作是全球经济不可逆转的大趋势,要解决我国目前的能源供给,在立足自身发展的同时,深化能源全球合作是必然选择。

这一选择也是我国的能源禀赋所决定的。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理事长张绍强说:在我国化石能源已探明储量中,煤炭占94%以上,石油和天然气仅占6%左右。煤炭为主的能源禀赋最大的弊端就是环境压力。天然气是绿色清洁的低碳能源,推进煤改气是大方向。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认为。因此,在全球油气比重日益提高的今天,应当加强能源领域的对外合作,逐步调整和优化我国能源结构。

如何深化能源领域的对外合作?国家能源局国际合作司有关负责人说:我们有必要根据自身发展需要,不断拓宽能源资源进口渠道。从全球角度看,各国能源资源禀赋和产能、技术、装备发展等方面具有互补性,我国加强与世界各国的能源合作,使各国能够优势互补,实现互利共赢,我国能源行业对外开放也带动了全球经济和能源发展。

如何确保开放条件下的能源安全?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王仲颖认为,一方面要在立足国内的前提条件下加强国际合作,首先还是要挖掘国内增储、稳产乃至上产的空间;另一方面,要实现能源进口多元化。去年我国天然气进口量与国内产量之比由2012年的0.4∶1扩大到0.6∶12017年我国已超过韩国成为世界第二大液化天然气(LNG)进口国,仅次于日本。随着LNG接收站的加快建设,我国液化天然气从最早单一依靠澳大利亚进口,如今来源国已达10多个国家,未来还会有较大增长,其中包括美国的页岩气。

王仲颖介绍,美国能源信息署发布的《2018年度能源展望》预计,美国天然气产量将在2020年达到9200亿立方米,2030年达到10700亿立方米,2040年达到11400亿立方米。美国天然气产量大幅提升,正驱动美国从天然气净进口国向天然气净出口国转变。深化中美能源贸易,扩大从美国进口能源力度,既有利于改善中美贸易关系,又有助于增进我国能源安全。

当然,尽管我国有巨大的天然气进口需求,美国也有可观的出口潜力,但中美两国相隔较远,能否大幅提升天然气合作规模,也要看后续LNG项目的经济性水平。王仲颖说。

国家能源局国际合作司有关负责人表示,中国在能源领域开放的大门不会关上,将进一步扩大开放,在更大范围、更高水平、更深层次开展国际能源合作,推动能源贸易和投资便利化,不断改善营商环境,建设更加开放、稳定、可持续的全球能源市场,推进能源国际产能合作。

(来源:中国政府网)